生态中国网 >  荒漠 >  正文

杨冬明:不绿荒山不下山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时间:2021/3/2 10:52:10

字号

荒山.jpg

 

               立冬过后,寒意渐浓。但在山西省新绛县的马首山上,杨冬明正带领20余名工人迎着乍起的寒风,抢抓雨后湿润墒情,加紧栽种树苗,为冬日的马首山增添新绿。


        “这片山坡地有400多亩,今年我计划栽植3万棵侧柏,间作1.5万株连翘。侧柏树苗能绿化荒山,保持水土,连翘果又能入药,可增加绿化收入。”正在植树的杨冬明说。


        今年51岁的杨冬明,是新绛县泉掌镇东韩村人,先后务过农、打过工、搞过养殖,在村里处处带头,还加入了党组织,后来靠跑运输富了起来。但他的梦想还是回到家乡,让家乡的山绿起来、家乡的人富起来。


        2013年,正在跑运输的杨冬明决定:承包10公里以外的荒山来种树。做出这个决定绝非偶然。杨冬明父亲在煤矿工作,小时候,母亲经常带着他到煤矿居住。杨冬明一到矿上不是与同龄小伙伴上山玩耍,就是爬树捉迷藏,与大山和树木结下很深的情缘。


        基于对树木的热爱,杨冬明不顾家人、亲友的反对,毅然放弃高额收入,卖掉搞运输的汽车,主动与林业部门和北张镇政府联系,流转承包了庙儿坡村北部1000亩荒山,开始了8年执著的植绿播绿,成为新绛县社会化荒山造林为数不多的“吃螃蟹者”。


        万事开头难。杨冬明上山后才发现大部分山坡地沟壑纵横,怪石林立,环境恶劣。在石头上打一个树坑就得半天时间。过去当地村民也曾试着栽植树木,但都因少土缺水而没能坚持下去。大家都说,在这里栽活一棵小树比养活一个孩子都难。因此,多年来,这一带都没人愿意主动承包荒山植树绿化。


        进还是退、干还是停?一连几天,杨冬明把自己关在房内,陷入深深的沉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杨冬明终于下定决心——干。


        开弓没有回头箭。杨冬明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让妻子取出多年的积蓄,带领父亲和妻子上山了。


        吕梁山的前沿有一个山头,形状酷似一匹骏马,当地人叫马首山。此山石厚土薄,干石裸露,凹凸不平,要用镢头刨出一个个树坑来,不仅要有不怕苦的精神,还要有惊人的毅力。


        杨冬明在这石头最多的山坡进行实验,镢头不行的时候就用钢钎撬,有时钢钎撬下去石头纹丝不动,就换个方向转着圈撬。就这样,一点点,一块块,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用了半个月时间,杨冬明硬是在遍地石头的山坡上,刨出3000多个树坑,并把刨好的树坑垒出一个个半月形的鱼鳞坑。


        树坑刨成了,树栽下了,浇水成了最大难题。杨冬明就用三轮车把水拉到山下,再用水桶把水挑上山坡,一担担挑,一步步走……杨冬明硬是把刨好的3000多个树坑全部浇了一遍水。肩上磨出多少个水泡,脚下换过多少双布鞋,只有跟在一旁的妻子心里最清楚。


        杨冬明说:“树栽好后,虽然浇了一遍水,但那点水能不能起到作用,我心中十分担心。那时,我们全家天天晚上都坐在电视机前看天气预报,盼着老天下雨。还好,老天眷顾我,当年春季栽下的侧柏树苗成活了七八成,由此增强了我栽树的信心和勇气。”


        2015年春季,杨冬明买回3车侧柏树苗,雇了当地的村民栽植了整整一个月,但由于当年干旱少雨,栽下的树苗死了不少。看到这种场景,妻子对杨冬明说:“你搁着好日子不过,去受那个罪,咱有多少钱往那山上送呀!”


        杨冬明笑着对妻子说:“干啥事咋能都一帆风顺呢,再说我还是个共产党员,遇到困难就退缩,碰到难题就回避,这怎么能行。”


        要想栽好树,技术这个难关必须逾越。于是,杨冬明联系到县城的一位同学,结伴到县林业局请教专家,后又驱车奔赴临汾市隰县邀请从事多年荒山植树的专家来新绛县做专业技术指导。


        请来的专家用自带的侧柏苗进行试种,从挖坑、下苗到填土,专家亲自操作示范。接着,专家又反复分析对比,发现杨冬明栽植的树苗土球小且未带营养杯,挖的树坑还深浅不一,造成了侧柏死苗现象。


        原因找到了,杨冬明严格按照专家的要求进行管理。施肥浇水、防治病虫、间伐抚育,把树木当成“孩子”般进行精心培育。


        就这样,春天,杨冬明上山给树苗培土、围堰、施肥;夏天,背着药桶给树苗打药除虫、除草;秋天,给树苗修剪、整形;冬天,还要给树苗防冻、防火……一年四季,夫妻俩将辛劳交给了荒山,用汗水浇灌着树苗,靠执著与信念坚守着初心使命。


        8年来,杨冬明投入绿化的资金达100多万元,流转荒山荒坡地达1300亩,他们在石板地上栽种上侧柏,较好的地带还套种上连翘,成活率在90%以上。2020年,杨冬明又流转了900亩山坡地,为今年开春造林绿化做好准备。


        “这一块有5万多棵侧柏、2万多棵连翘,都是2018年栽下的,再过几年侧柏就会长成绿油油的大树了。连翘3年挂果,5年后进入丰产期,我这550亩山坡地年产值至少有20万元。再过几天,订购的树苗就全部运回,我要抓紧早春的有利时节,把这片山坡地全都种上侧柏、连翘和花椒。这样,马首山前沿就会连成一大片,我这些树就会变成名副其实的‘绿色银行’。”


        站在马首山上,望着漫山遍野的侧柏、连翘,杨冬明内心无比喜悦。


张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