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财经要闻 >  正文

如何进行自然资本核算和实现生态产品价值?

来源:中国环境报 时间:2021-10-18 10:27:00

字号

草原、河流、森林、海洋……优美的生态环境,为我们提供了赖以栖息的生存场所,为我们带来了身心的愉悦,但你是否想过,这些自然资源,也可能转变为具有价值的产品或服务,带来经济收益?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就是把自然资源转化为可以造福人民的生态经济价值。在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生态文明论坛“自然资本核算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分论坛上,与会代表就相关话题进行了研讨。


自然资产核算与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是什么?


习近平主席指出,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自然价值和增值自然资本,就是保护经济社会发展潜力和后劲,使绿水青山持续发挥生态效益和经济社会效益。


近年来,我国多渠道积极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和保值增值,努力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自然资本的核算是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基础,优质的生态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云南省副省长任军号说。


在自然资本核算方面,许多国家都开始了试点。2011年,英国组织500多位科学家进行了全面的生态系统评估。2012年,澳大利亚也对土地和生态系统进行了核算。2012年,联合国批准了“环境经济核算体系核心框架”,2013年进一步采纳了“环境经济核算体系实验性生态系统核算”。


在经济、社会、自然复合系统之间,仍缺乏有效的指标来测度自然生态系统对社会经济的贡献。


基于这个背景,我国专家学者在2013年就提出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Gross Ecosystem Product)的概念,即生态系统在一年之中提供给人类的最终的产品和服务的总价值。


中国在这方面进展如何?


搞好自然资源成本核算,是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前提。


“我国在2000年开始,在世界银行的支持下,建立了环境退化成本的核算方法。2004年,由原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基于环境经济核算的绿色GDP核算报告,在2006年后又开展了多年的环境经济核算活动,将生态破坏成本也纳入到了核算体系下,并且建立了生态系统核算的技术框架。”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研究员、生态环境风险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於方说。


据於方介绍,2015年,我国正式启动全国GEP核算活动,2017年,王金南院士又提出GEP就是社会经济生态总值的概念,将人类经济活动和环境退化活动以及生态系统所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纳入到核算体系下,形成了现有的GEP框架。


“在生态环境部的组织下,我们进行了生态系统和生态系统总产值核算的第一步,即将生态系统产品与空间服务空间化,这样我们就知道生态系统在哪里提供了最重要的生态系统服务,得到了我们国家生态保护空间重要的空间格局图。”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郑华说。


今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提出了2025年和2035年的主要目标。要求着力共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政策制度体系,推动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模式。


“自然资源部圆满完成了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基本摸清了全国自然资源的家底,统筹推进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有效开展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科学推进永久基本农田、生态保护红线、城镇开发边界三条控制线的划定,制定国土空间规划和用途管制规制,加大生态保护修复力度,不断夯实‘两山’转化的基础和政策支撑。”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司司长周远波说。


“中国科学院研究中心牵头研究提出了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规范办法,并在多地实践应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基础设施发展司副司长马强说。


浙江丽水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指南,一些地方开展了市县乡村四级GEP核算,深圳出台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技术规范,并建立了生态产品价值与经济发展的双考核制度……


各地积极探索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路径,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方面开展了大量探索,形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具备了总结提炼成政策制度体系并加以推广应用的坚实基础。


自然成本核算还面临哪些困难?


“经过多年的探索,我们已经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但是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是一项全新的改革探索任务。面临着核算标准不统一、市场交易不全面、保护补偿不精准、金融支持不完善等诸多难点和难题。”马强说。


“实现核算的可重复性、结果的可应用性、模式的可推广性,是目前面临的三个挑战。”郑华指出。


“自然财富要转化为经济财富,转化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投资的过程。”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俊表示,“目前的问题是,按照最近的一些研究,全球每年大概需要1万亿美元左右与自然相关的投资,但是只实现了百分之十几。我认为,庞大的缺口应该由金融体系来填补。银行、保险、投资、基金,要动员这些资本到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本友好型的投资中去。”


“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要以人为本,以人类的福祉为中心,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共生共进的目标。”云南省林业与草原科学院教授杨宇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