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论坛 >  正文

将绿色金融作为核心竞争力——来自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的观察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21-10-25 11:33:36

字号

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绿色金融发展按下“快进键”。央行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达13.92万亿元,占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的7.5%。


在此间举行的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部分与会的中外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绿色低碳市场前景广阔,是全球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未来应充分发挥价格机制的作用,推动金融成为绿色发展的重要助推器。


我国绿色贷款余额接近14万亿元 位居世界前列


“十三五”期间,我国绿色金融从无到有、迅速壮大,成为绿色发展的重要助推器。


“过去五年间,中国积极构建绿色金融政策框架,支持绿色与低碳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说,截至目前,中国绿色贷款余额接近14万亿元,绿色债券存量规模接近1万亿元,均位居世界前列。同时,中国绿色金融资产质量整体良好,绿色贷款不良率低于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水平,绿色债券尚无违约案例。


绿色金融的快速发展,提升了金融业的适应性、竞争力和普惠性,为支持绿色低碳转型、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陈雨露说,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GDP突破100万亿元,单位GDP能耗持续下降,清洁能源消费量占比较2019年提高1个百分点。“这表明中国在应对疫情期间,仍然坚持了绿色发展的主基调。绿色金融发挥重要作用,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复苏作出了贡献。”


在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看来,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过程中,保险业作用十分独特。


“与其他金融业态不同,保险能够直接缓释和对冲气候风险,减缓气候变化带来的物理和转型冲击。”肖远企说,保险的风险调节功能也可以实现市场主体之间的成本重新配置,引导企业个体与政府调整战略目标,持续节能减排和“双碳”目标相契合,减缓气候风险的冲击,熨平经济波动。保险期间较长的期限结构和多元的投资目标还能为绿色产业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支持。


绿色金融助力金融业腾飞


据测算,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所产生的资金需求,规模高达百万亿元,绿色金融发展空间巨大、前景广阔,为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


“从银行业发展历史来看,以前是规模取胜,未来是质量取胜。”中国银行行长刘金说,绿色金融资产既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又能实现社会价值,无疑是未来最好的金融资产。


刘金表示,金融机构应该将绿色金融作为新时代的核心竞争力对待,及早建立战略规划,融入机构发展的目标和日常经营,以实现高质量发展。


“棕色经济到绿色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绿色经济以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生态平衡为基础,以人类健康和经济可持续发展为目的,具有低碳、高效、包容等特征。发展绿色经济,将经济增长的负外部性内部化,对单一经济体而言,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然举措。”交通银行行长刘珺说。


“绿色低碳转型是挑战,更是机遇,将有力推动金融业迈上‘第二增长曲线’。”兴业银行董事长吕家进表示,金融机构应以资金融通、价格发现、风险管理的独特功能,积极担当经济绿色低碳转型中的职责使命。


“目前绿色金融主要以绿色贷款为主,其他绿色金融业务的规模仍相对较小。近年来,中国绿色债券存量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二,但绿债发行量仅占国内债券全部发行量的2%左右。”刘珺说。


随着绿色经济的发展提速,单一的绿色信贷已经不能满足需要,市场和产业都呼唤金融机构加快创新多元化融资途径。


刘珺建议,未来要形成与目标相一致的可测量的标准体系,有效防范“洗绿”等伪绿色经济行为。在市场上,要有绿色金融产品的多层次交易与流通市场;在产品上,既要有绿色贷款、绿色保险、绿色理财等传统产品,也要加快创新,发展碳排放权等金融衍生品。


避免“一刀切” 发挥价格机制作用


“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必须发挥价格机制作用。”肖远企说,实现这一目标,首先要培育起一个长期稳定的市场,充分发挥价格机制在绿色金融资源配置中的枢纽作用,将绿色定价作为调节金融资源流动配置的标尺。


此外,提高内部定价的“绿成色”同样重要。他指出,要在金融机构内部建立符合绿色金融方向的内部资金核算体系,引导金融机构在内部定价上体现绿色激励,促进绿色金融向绿色行业相关产品汇聚,减少金融机构自身的绿色业务成本,推动金融市场价格向绿色倾斜。


刘金认为,我国在处理绿色发展和高耗能高排放关系时要循序渐进,避免过快或者过慢的负面影响。要稳妥有序地推进低碳转型,循序渐进融入世界绿色发展的潮流。


“我们在遏制高耗能高排放的项目发展上,既要态度坚决,也要防止运动式的减排和信贷的‘一刀切’。通过产能置换,绿色改造,技术升级来优化棕色行业结构,提供自主研发,技术改造等方面的资金支持,加快向绿色低碳过渡的步伐。”刘金说。


“要大力支持绿色产业化和产业绿色化。金融机构应充分利用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工具,推进业务规模扩大和结构优化,构建绿色资产负债表。要在清洁能源、绿色建筑、绿色交通发展及传统产业绿色改造、居民生活方式绿色转变等领域加大作为。”吕家进说。


不少与会嘉宾认为,绿色金融发展不能急功近利,而要精耕细作、久久为功。金融机构在不断做大绿色金融业务规模的同时,应加快提升绿色金融发展质量,以高质量的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