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生态先锋 >  正文

“七一勋章”获得者周永开:退休后护林20多年,自觉做得还太少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1-07-01 15:57:19

字号

6月29日上午10时,“七一勋章”颁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首次颁授“七一勋章”并发表重要讲话。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授予“七一勋章”的决定》,授予29名同志“七一勋章”,其中包括93岁的周永开。

 

人民大会堂内,主持人念到周永开的名字。孙女周婧搀扶着周永开走上领奖台,他缓缓走到习近平总书记面前,脸上的笑容慢慢绽开。

 

周永开17岁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现在已有76年党龄。在四川巴中任县委书记的近20年间,他常身着粗布装,脚穿谷草鞋,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草鞋书记”。在他的主持下,巴中全县修水库29座、堰塘13000多口,1958年巴中县被评为全国农业先进县。周永开还带领全县人民在莲花山林场新植树林5000多亩,荣获周恩来总理颁发的奖状。

 

1991年离休后,周永开与另外两名退休老同志自发组成义务护林小组,在花萼山义务护林,20多年来他护林20余万亩,促成花萼山建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对于获得“七一勋章”荣誉,老人最大的感受却是“惭愧”。“这是党中央授予的最高荣誉,而我觉得自己做的都是些小事,做得还太少了。”


image.png

周永开在花萼山。  图源:巴州区委宣传部


从“草鞋书记”到护林员

 

新京报:“草鞋书记”的名号是怎么叫起来的?


周永开:“草鞋书记”是上世纪50年代,我还是巴中县委副书记时他们这样叫。当时我主要管农业,经常在农村和农民打交道。我们那一代很穷,老百姓都穿草鞋,所以我也穿着草鞋工作。老百姓很纳闷,为什么领导还穿草鞋,我愿意这样做,我就是想不脱离群众,不脱离人民。

 

新京报:为什么退休了还没有停下来?


周永开:因为我觉得,共产党员不能退休,我们入党宣誓的时候都说,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这既是我们党的要求,也是我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去花萼山护林?


周永开:花萼山是川东北一带最高的山峰,海拔有2380米。我选择那里有两个原因,第一,那里有红色根据地,也是打过仗的地方,牺牲过很多红军战士。第二,那里的生态资源很丰富。在城里时我感觉自己能做的事十分有限,到了山上,我更加能和老百姓一起工作,一起建设,慢慢地将花萼山建设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新京报:当时花萼山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周永开:最开始我们准备在花萼山发展旅游产业,结果去到花萼山一看,发现很多树被砍了,一些野生动物也被捕杀了。那个地方破坏得很严重,本来是个自然资源很富余的地方,结果因为宣传教育得不够,变成了那样。

 

所以我决定,先把花萼山保护起来,慢慢恢复自然资源。

 

新京报:在护林时遇到了什么困难?


周永开:我是66岁上的山,刚上山时没有人认识我,都叫我“外来的老爷爷”。刚去时和村民矛盾很大,因为我们得告诉村民不能砍树、不能猎杀野生动物。村民们觉得,这两个“不准”把他们吃饭的路都堵死了,就很不满意。

 

那时一天最多有近百人在山上砍树、打鸟。我们为了禁止他们来砍树、打鸟、放牛上山,写了很多禁令,还设了路障,我们把禁令写在木板上、贴在石头上。

 

新京报:怎么解决村民“生计”和护林之间的矛盾?


周永开:当时我觉得,一定要把那个地方保护好,让那里的人民群众不砍树,不猎杀野生动物,走保护大自然的道路来致富。

 

我去他们家做思想工作,或者把他们叫到一起教育、学习。对那些家里困难的老百姓,我们会主动送化肥,再帮他们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后来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承诺不再砍树、打鸟。

 

image.png

周永开和村民们在一起。    图源:巴州区委宣传部


在茅草屋住了十几年,78岁时因护林摔伤

 

新京报:后来情况有改善吗?


周永开:慢慢地,他们对我们工作的反对意见就变少了。

 

我们还为他们找了一些新的工作。比如在山上栽树,我们雇了很多当地的老百姓一起栽,一天给他们四五十元的工钱,把他们逐步培养成护林员。最早的义务护林员是1996年来的,当时有五个农民自愿加入义务护林的工作,帮助我们一起建设花萼山。

 

他们做这个事没有工资,我只能一年给他们每人100元的草鞋钱。当时他们看我们为花萼山办事,就没说自己要什么,就说“你们来花萼山扶贫做好事,我们也要帮点忙”。

 

我拿了一些自己积蓄出来,也请示组织,最后筹到了8万元,才将山上荒掉的树林又栽满了树。过了两三年以后,情况才逐步好起来。

 

新京报:在山上护林时生活条件怎么样?


周永开:当时的条件艰苦,老百姓也苦,所以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饿了吃干粮,渴了喝山泉。最早我们还是挤住在老百姓家里,后来我就在山上用600元买了两间茅草房。那个房子我住了十几年,后来因为花萼山要建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被改成其他的建筑了。

 

新京报:护林20多年,随着年龄增长你的身体是不是也会遇到一些挑战?


周永开:78岁那年,有一次我去护林时不小心摔到石头缝里了,自己起不来,当时我还借住在老百姓家里,家里养的狗发现异常,就一直冲着我狂叫。那条狗很通人性,把老百姓带到我摔倒的地方,我才被发现。

 

当时我和群众的关系已经很好了,他们发现我以后,叫了9个人,绑着滑竿走了七八里山路把我抬到了医院。这件事让我觉得,只要群众看到了我们真的在为他们办事,他们就不会像以前那样,把我们看成阻碍他们生活的人。

 

新京报:家里人支持你做这些事吗?


周永开:家里人一开始不太支持我做这个事,知道我在山上摔倒后还有些生气。后来他们看到我一年上山这么多次,党组织也支持我,就慢慢地理解了我,也把家里的一些积蓄,一些衣物捐给山上的群众了。

 

新京报:除了护林,你还资助了一个学生?


周永开:2014年,我回到巴中母校化成小学。看到操场角落孤零零地坐着一名学生,老师说他因为家庭条件差而自卑,所以我决定资助这个孩子,到现在已经7年了。


image.png

周永开给党员们讲党课。    图源:巴州区委宣传部

 

“我做的都是些小事”

 

新京报:得知自己获得“七一勋章”后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周永开:知道我成为“七一勋章”提名建议人选后,一些花萼山上的村民通过家人向我道贺。6月28日,“七一勋章”颁奖的前一天,我就赶到北京了。为了领奖时看起来有精气神,我特意理了发、刮了胡子。晚上我心情很激动,一直到12点才睡,比平时都要晚了一小时。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这份荣誉?


周永开:29日早上,我特意换上了之前只在“全国优秀共产党员”颁奖典礼时穿过一次的中山装,别上一枚新党徽,去了人民大会堂。

 

最激动的瞬间还是习近平总书记给我颁奖的时候。除了激动以外,当时还感到很惭愧,因为这是党中央授予的最高荣誉,而我觉得自己做的都是些小事,做得还太少了。

 

新京报:回去后你有什么打算?


周永开:我今年已经93岁了,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以感谢党和人民。除了每个月的党费之外,今年5月时,我交了10万元的特殊党费,作为我为党的一百周年华诞献上的礼物。

 

从北京回去后,我还想去花萼山住一段时间。我每年都会回去几次,一来是想去看看村民,二来想再解决花萼山的一些具体问题,比如防控山火、改善村民生活等等。他们现在虽然脱贫了,但我还想帮他们致富。

 

 

【人物简介】 


周永开,四川巴中人,1945年8月入党。解放前,他冒着生命危险在川北地区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全心全意为百姓造福,恪尽职守推动地方发展、脱贫攻坚、改善民生和生态建设,是群众心中的“草鞋书记”。离休后他带领群众植树造林,在当地建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他一生追随党、赤诚为人民,先后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等称号。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