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新闻 >  正文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绿色低碳发展该怎么做?

来源:中国环境报 时间:2021-09-15 17:29:31

字号

在中国已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背景下,中国绿色低碳发展面临哪些挑战?又取得了哪些成效?

9月3日,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的湖北展台旁,举办了一场名为“遏制气候变化,呵护地球家园”的沙龙。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这一主题展开研讨,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与绿色转型目标积极建言献策、贡献智慧力量。

气候变化离我们并不遥远

不久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气候委员会)发布题为《气候变化2021:自然科学基础》的报告,全面评估了2013年以来世界气候变化科学研究方面取得的重要进展。

报告指出,毋庸置疑的是人类活动已经引起了大气、海洋和陆地变暖。1970年以来的50年,是过去2000年以来最暖的50年。1901年-2018年,全球平均海平面上升了0.2米,上升速度比过去3000年中任何一个世纪都快,2019年全球二氧化碳浓度达410ppm(ppm为浓度单位,即每百万个干空气气体分子中所含该种气体分子数),高于200万年以来的任何时候。2011年-2020年,全球地表温度比工业革命时期上升了1.09摄氏度,其中约1.07摄氏度的增温是人类活动造成的。

气候变化最直接的影响和表现,就是极端天气的频发。

报告指出,全球变暖对整个气候系统的影响是过去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来前所未有的。上世纪70年代以来,热浪、强降水、干旱和台风等极端天气事件频发且将继续。

对此,人们也有深刻感受。

“从2020年南方的洪涝灾害,到今年河南郑州的特大暴雨,中国的极端天气在明显增多。在未来,极端降水年代际变率较大,且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冯爱青说。

“气温上升的主要原因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不断增加。研究表明,1800年我们每秒排放的二氧化碳不到一吨,到2000年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了756吨。这也是应对气候变化要控制二氧化碳的原因。”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对外合作交流部部长张志强说。

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

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2020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气候雄心峰会上进一步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

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重大宣示,充分彰显了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坚定决心,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誉。

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装机量、发电量和技术专利数多年来稳居世界第一;2018年森林面积达到33.1亿亩,森林面积和森林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110万公顷和45亿立方米,成为同期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的国家;陆续开展了三批共计87个低碳省市试点、28个气候适应型城市建设试点;2020年底,印发《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全国碳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启动,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一直以来,中国政府都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取得的成效也为全球的气候治理作出了积极贡献。”张志强说。

积极贡献,还体现在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影响力显著增强。“以南南合作为例,自2012年以来,中国与35个发展中国家签署了38份合作谅解备忘录,累计安排财政资金约12亿元人民币用于开展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为12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约2000名气候变化领域的官员和技术人员,有力帮助了非洲国家、小岛屿国家、最不发达国家提高应对气候变化能力,受到广泛好评。”张志强说。

面临的挑战仍然很大

虽取得显著成效,但客观来说,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目标,中国面临的压力和挑战很大。

“从碳排放达到峰值到碳中和(净零排放),欧盟大体需要60年左右的时间,美国要45年,而中国则要力争30年实现。这意味着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完成全球最高碳排放强度降幅,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王克表示。

压力和挑战,来自国内和国际两个方面。

“发达国家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和标准优势,通过设置市场壁垒、征收碳关税等手段,能够不断保持自身的领先优势。比如,今年欧盟试图强行实施的碳边境调节机制,就是通过对没有实施减排机制的国家征收边境调节税,以防止碳泄漏的名义,强化自身在全球气候变化领域的话语权。”张志强举例说。

“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单边的保护主义,容易损害全球贸易公平,形成贸易壁垒。”张志强进一步解释。

对外,要警惕单边的保护主义,对内则要有科学有效的政策和措施。

“要重视‘运动式’减碳的危害。”王克提醒说,其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干扰经济的正常运行;影响产业链、供应链;影响短期能源与电力的供应保障;影响民生;也对整体达峰进程造成干扰。

在王克看来,“运动式”减碳的表现形式包括:空喊口号贴标签;提出一些超过当前发展阶段和技术能力的目标;盲目下指标和分解指标;“一刀切”地砍项目,殃及一些必要的项目;以低碳为名,行高碳之实等。

“防止‘运动式’减碳不是说不减碳,而是要以科学合理的方式循序渐进地推进减碳。摸清城市家底,结合城市发展阶段、产业结构特征、能源资源禀赋等情况,设立合理的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时间表、路线图和施工图。”王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