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曝光台 >  正文

微山湖成四省“集中纳污区”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20/12/24 11:26:43

字号

微山湖1.jpg

微山湖东南岸岸边工厂密布,烟囱林立。(记者 邵琨 摄)


在与微山湖.jpg

    在与微山湖相连的利国河沟,两根管道一头在水中,一头通往岸边工厂。当地群众反映,这两根管子,一个是抽水管,一个是排水管。(记者 邵琨 摄)


在苏鲁.jpg

      在苏鲁两省交界处的湖区,不少人以船为家,有的生活垃圾也被扔进水中,有的居住区附近的湖面浮萍密布,污浊不堪。(记者 邵琨 摄)


  自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以来,经过多地大力治理,微山湖水质基本达到三类标准,昔日“酱油湖”再现草长莺飞的景象。然而,《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调研发现,由于微山湖地势低洼,承接苏鲁豫皖4省的多条河流来水,工业、农业、航运和生活等污染源仍在不同程度地污染湖区。


  此外,苏鲁两省在微山湖省际边界地区管辖范围上存在争议,微山湖管理主体分散,权责交叉不明,生态治理协同联动不足,生态补偿机制不健全,导致出现“一边治理,一边破坏”现象。


  污染:四重源头“侵蚀”湖区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因《铁道游击队》而闻名天下的微山湖(学名称南四湖),是江北最大淡水湖泊,也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输水干线和重要调蓄枢纽。经过治理,微山湖水质基本达到三类标准。但由于微山湖地势低洼,承接着苏鲁豫皖4省38县(市)53条河流来水,成为3.17万平方公里流域的“集中纳污区”,各种污染源仍在不同程度地污染湖区。


  一是工业污染。微山湖平均水深1.5米,水质极易受到污染。近年来,山东省济宁市打击微山湖非法采砂,在入湖河流上中游的泗水、邹城、嘉祥等地开展山区生态环境治理,加大企业污水处理。管辖湖区面积达1200多平方公里的济宁市微山县还拆除了违规光伏项目,全面封堵老运河及其支流沿岸的17个污水直排口,通过“退渔、退养、退矿”等举措,湖面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不过,湖岸工厂边治边污现象难以根绝,仍有工矿企业在湖岸边生产,从湖中取水,利用与湖泊相连的河流排放废水。10月13日,记者乘船在湖东南部看到,岸边工厂密布,烟囱林立,有的烟囱正冒着白烟。进入与微山湖相连的利国河沟内,水面上漂着大片浓密的绿色浮萍,湖水明显发黑。快艇驶过,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在利国河沟内有两根管道,一头在水中,一头通往岸边工厂。当地湖区执法干部说:“这两根管子,一个是抽水管,一个是排水管,还有个别企业的管子埋在水面以下,很难看到。现在水比较深,水质不算最差。水浅的时候,这里的底泥又黑又臭。”


  二是河流污染。微山湖周边四省有53条河流汇入,流域面积达3.17万平方公里,由于排放标准不一,“达标”河水入湖即污。济宁市生态环境局微山县分局四级调研员王云说,湖区周边排放标准不一样,山东的河流排放标准为三类水,而其他省份则为四类水,有的指标相差5倍多。虽然水在河里都达标,入湖却都成“污水”。


  更为关键的是,一到汛期,数万平方公里流域内积攒了近一年的农业面源污染、河道坑塘和管网污染等,一股脑进入微山湖。当地群众反映,在微山湖边界,一些企业开挖渗沟,排放废水,还有企业用虹吸盗取湖水。记者得到的一段视频资料显示,一家企业排放的黑色废水泛着白沫,通过沟渠排入河流,再进入湖区,还有的企业排出的废水是红色的。


  三是农业面源和生物污染。微山湖流域是传统稻区,涉及鲁苏多个乡镇,沿湖周边种植有60多万亩水稻,多采用传统大水漫灌种植方式。微山县多名干群反映,秸秆还田后浸泡腐烂,再加上农药化肥残留,每年稻田退水季节,含有高浓度污染物的水集中入河入湖,大大影响湖泊水质。


  湿地建设可改善生态,但维护不好也会带来隐患。当地环保干部说,湿地功能一般两年后就会开始退化,大量的湿地需要人工维护,但微山县财政捉襟见肘。一旦湿地植物得不到及时清理,腐烂后不但造成水质污染,还抬高湖底,致使部分区域出现沼泽化现象。


  四是河道航运和生活污染。采访中,记者不时可以看到连成长龙的黑色货船缓缓驶过湖面。当地群众称之为“水上火车”,最长的载重量高达万吨。有的载着散煤、石子等物资的货船,甚至没有任何覆盖物遮掩。


  据济宁市有关部门介绍,微山湖流域有两条京杭运河主航道,长达235公里,另有内河高等级航道567公里,一般航道307公里。每年微山湖水面通行船只八万余艘,船只油污、生产生活污水排放也是影响水质的重要原因。记者在江苏、山东两省交界湖区采访发现,许多渔民在湖区台地上居住,甚至以船为家,有的生活垃圾直接扔进水中,有的居住区附近的湖面浮萍密布,污浊不堪。


  乱象:一边治理 一边破坏


  近年来,济宁市以微山湖省级自然保护区为核心,统筹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微山湖生态宜人之境重现。但由于接边水域边界不清等原因,导致渔矿退出不同步,边界稳定局面或被重新打破,流域排放标准不一,地势低洼的微山湖存在“一边治理,一边破坏”现象。


  济宁干部群众反映,微山湖保护区是山东省级自然保护区,对周边省份没有任何约束力,但国控断面的考核主体和任务却都是济宁市。


  数据显示,微山湖湖区含煤面积620平方公里、地质储量约33亿吨,涉及18处煤矿采矿权,其中山东省15处、江苏省3处。中央环保督察以来,山东省15家矿业权正按整改方案有序退出。


  济宁多位干部反映,目前,位于江苏境内的姚桥煤矿、徐庄煤矿、孔庄煤矿仍在开采,甚至越界开采到了微山湖区的地下。但由于矿口在江苏境内,他们也无能为力。


  微山县渔管委副主任种卫国说,微山湖苏鲁边界水域中两省渔民的池塘和网箱网围犬牙交错。中央环保督察以来,济宁市已完成湖内核心区池塘退养,正全力推进一般控制区池塘生态化试点改造。


  济宁市有关部门提供的材料显示,目前,江苏沛县、徐州铜山区在湖内仍有养殖池塘400多个,仅保护区核心区就有2万多亩。微山县干部担忧,当地渔民退养后,邻省群众可能圈占微山县渔民退养的区域,滋生不稳定因素。


  微山县高楼乡翁楼村党支部书记段有勤说:“村里已有好几户租用邻省渔民圈的水面养鱼,那本来是我们的水面。为什么人家能养能种,我们就不行?反租价格反而更高了。”


  江苏徐州市方面称,自2018年以来,徐州市已组织沛县清理养殖池塘38个、铜山区清理养殖池塘2个,境内围网已全部清除,将尽快摸清养殖池塘情况,加强与济宁市沟通交流,配合济宁推动问题解决。


  微山湖流域涉及面广,省市间环保标准不一,且地域划界不清,给湖区带来污染治理难题。山东要求沿湖15公里内严禁上有污染的项目,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利国工业园、沛县龙固工业园的煤矿、工厂等就在湖边不远。江苏省徐州市称,两家园区重点污染源均安装污染在线监控设施并与环保部门联网,实施严格监管,污水全部纳管,进入园区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达标排放。


  困惑:边界不清 权责不明


  为统一管理微山湖,原政务院1953年批准设立微山县,隶属山东省济宁市管辖。虽然微山湖在行政区划上归微山县统一管理,但由于湖区边界交错,苏鲁两省渔民都在使用微山湖水域,县界区域勘定至今仍未十分明确。


  微山县委书记张茂如说:“当时定的是以水为界,水到哪里,微山县的管辖权就到哪里。但是,湖水水面随着年份和季节会有涨跌,导致两省使用水域界限不清。”


  近年来,苏鲁两省边界的县市区建立政法系统互访制度,涉争议地区联合执法,两省边界湖区群众维持各自现状,在微山湖水域使用上形成了一种平衡态势,但仍然存在潜在的边界利益纠纷。


  记者看到,苏鲁两省相关县市发布的地图边界不同,多有重叠。江苏省徐州市发布的空间规划图将微山湖靠近徐州一侧的大片水域纳入规划发展范围,山东省微山县地图则显示,整个微山湖南部水域都属于微山县管辖。


  除水域争议外,目前,水利部淮委、山东省水利厅、济宁市和微山县都设有管理微山湖的机构,自然资源、发改委、生态环境、文旅等部门也都有相关管辖权。受访的基层干部说:“从部委到省里,再到市县,涉及微山湖的管理机构有20个。交通、环保、水利等管理职能交叉,导致体制不理顺,权属不清,存在开发建设审批许可不统一等问题。”


  期盼:理顺体制 统筹管理


  近两年来,山东在微山湖区域全面开展“退渔、退养、退矿”,但由于省际情况不同,治理不同步,基层建议形成区域联防联控和生态补偿机制,共抓微山湖环境大保护。


  一是建立区域联防联控协作机制。济宁市生态环境局党组副书记刘云廷说,不同部门出台的涉及淮河流域、黄淮流域、鲁南经济带发展规划里都有涉及微山湖生态保护的内容,但内容比较笼统。湖区周边县区在湖边建工业园区上项目建工厂的时候,没有彼此沟通、通报和协调的机制。建议明确各方对微山湖生态保护的责任。


  二是设立微山湖生态保护示范区,成立微山湖区域管理常设机构。微山湖保护区面积大,但缺少专门的综合管理机构,不同部门间存在执法权争议。多位受访的基层干部群众建议,成立微山湖自然保护区综合管理部门,整合生态环保、自然资源、水利、农业农村、文旅、住建等部门管理职能,统一行使对微山湖区域事项的审批权、监管权、执法权,改变并解决九龙治水、多头执法问题。


  三是建立微山湖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刘云廷说,在统一微山湖流域环保排放标准的基础上,针对大量客水汇入、多方用水的问题,应建立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按照“谁污染,谁赔偿”“谁获益,谁补偿”的原则,实现“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汇入河流所经县市根据排污量,核定相应生态补偿金,统筹转移支付,让微山湖客水源头属地共同承担保护治理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