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热点推荐 >  正文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来源:生态中国网 时间:2021-06-24 16:56:48

字号

近日,云南15头大象从栖息地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一路跋山涉水,北迁至昆明,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大象为何一路向北?专家学者和吃瓜群众众说纷纭。近日一篇《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在微信上刷屏。那大象北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砂仁种植与大象生活环境有直接冲突吗?种植砂仁会导致生物多样性减少从而直接影响大象或其他食草动物吗?


砂仁让雨林寸草不生?


砂仁是一种药材,喜欢温暖、阴湿的生长环境,所以农民会把它种在热带雨林的树下。


砂仁从1963年引种至西双版纳并成功推广,传统种植于海拔600~1200米的沟谷林或次生林下,以老百姓自有林地种植为主。冯志立等(2004年)在论文《西双版纳热带湿性季节雨林和次生林林下砂仁种植的比较研究》表明,砂仁种植对雨林生物量和生产力会造成一定影响,但对次生林生物量和生产力的影响不显著。高雷等在论文《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下砂仁拔除后的生态恢复研究》表明:雨林下种植的砂仁拔除后,林下植物数量即会显著增加,群落组成成分仍向着热带雨林演替。即种植砂仁对热带雨林的影响是可逆的。西双版纳森林面积有154.85万公顷,而全州砂仁种植面积约1.27万公顷(包括沟谷林、次生林和人工林下),面积仅占比0.8%,从砂仁种植面积的占比显示,砂仁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


但的确有个问题值得重视,那就是由于村民为种植、管理、采摘砂仁而频繁进入保护区,野外用火、偷猎、盗伐行为增多,易引发森林火灾,给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很大的压力。


砂仁、橡胶林真的能“逼走大象”?


刷屏的《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一文中,提到: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事实真的如此吗?应该是断章取义了。小编在观察者网查到了采访原文:


“怎么回事呢?”顾伯健说,“就是为了种这个砂仁,把这个林下的幼树草本这些植物全部都清除掉了,因为不清除掉这些植物会和砂仁竞争阳光和养料。所以种了这些砂仁之后,其实就是造成了这个热带雨林没办法更新。所以这也是一个栖息地质量的变化。但是对于亚洲象来说,种砂仁对于亚洲象的影响,这个确实是没有相关的研究,但它至少是保护区之前存在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但是,他也表示,现在保护区正在清除砂仁。


还有橡胶树的种植。顾伯健说,作为重要的工业原料,橡胶的价格和油价在2003年后同时迎来猛涨。对橡胶而言,海拔900米以下是比较适宜生长的区域。但是在2003年到2013年之间,为了更多的种植橡胶树,其所种植的位置一再突破生长海拔的极限,最高甚至到了海拔1500米。


但他也表示:“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最疯狂的是那十年,然后橡胶价格又跌了。所以这是历史上发生的一个事情,不是现在的事情......当时是很疯狂无序,但现在管得很严。”


大象北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从生活习性上讲,大象的迁徙本不是罕见的事。”顾伯健举例说,非洲象为了寻找水源,一年会进行上千公里的迁徙;亚洲象也曾广泛分布于中国,由于历史上人类对大象的捕杀,它们才被迫迁徙到云南一隅。


然而,在国内,亚洲象进行这种长距离迁徙已十分少见。顾伯健补充说,“这次象群的外迁,和近几年国内动物保护工作的加强也不无关系。现在,捕杀大象的情况不会出现了,大象觉得更安全,胆子也变大了,它们无序游走,活动范围在不断扩大,而且近几年愈演愈烈。”


顾伯健进一步解释说,一开始,大象不敢去人类活动的区域,只待在保护区范围内。后来它们偶尔出现在农田附近,频率也变得越来越高;近几年,大象进城的情况也一次次创新历史纪录。


“了解大象的人应该清楚,无论是亚洲象还是非洲象,都有长距离迁移的特性。”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陈飞看来,迁移有助于象群寻找新的觅食地、资源和栖息地,利于象群种群间的基因流动及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维持生存。


事实上,从国际上看,亚洲象远距离迁移确实是普遍现象。此前就曾有印度的亚洲象迁移到孟加拉国、尼泊尔和不丹等国,甚至抵达远在东南亚的缅甸。结合历史研究发现,国内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片区的亚洲象也一直存在迁移扩散的习性。统计数据显示,1995年至今,已先后有30多头亚洲象向北扩散至普洱市思茅区。亚洲象分布区域也由20世纪90年代的云南2个州市、3个县区、14个乡镇,到2020年底扩大到3个州市、12个县市区、55个乡镇。


“本次象群行走距离比以前更远,故而吸引了更多人关注。”陈飞认为,此次象群北移较为特别,应该结合物种本身特性,以更为理性的态度来看待。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首席科学家孙全辉也认为大象北迁是“野生动物生存进化的一种适应机制”,动物通过扩散行为扩大种群的分布范围,减少局部种群密度,避免种群近亲繁殖。


砂仁从1963年引种至西双版纳并成功推广,长期以来种植面积基本保持稳定,这些砂仁并未对亚洲象造成影响。多位专家表示,亚洲象的迁移,是亚洲象种群扩张的一种必然趋势,“西双版纳种植砂仁侵占亚洲象的栖息地”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人象冲突是由来已久的难题,也是当地政府很头疼的问题。”在顾伯健看来,这支引发关注的北迁象群只是人象冲突问题的又一次真实写照。


为了应对大象难题,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已经出台过很多办法。“首先,村民的农田都有保险,一旦被大象踩踏、破坏,保险公司会进行赔付。无人机天天在飞,24小时对大象行踪进行监测。还有护林员定点跟踪大象的路径,一旦发现它们往村庄方向走,就提前提醒村民。”


但在顾伯健看来,目前,仍没有一个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此,小编只想说一句,请理性看待大象北迁问题,不要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