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生态人物 >  正文

2020年最具影响力前沿先锋候选人物之马军

来源:生态中国网 时间:2021-02-03 11:51:07

字号

马军.jpeg

中国环境保护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创建者  马军


生态事迹:


马军,中国环境保护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也是该组织的创建者。他领导编写了我国首个水污染公益数据库——“中国水污染地图”。通过“水污染地图”可以检索到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和超过300家地市级行政区的水质信息、污染排放信息和污染源信息。2006年5月,他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民权行动者陈光诚、家电行业巨头黄光裕以及台湾导演李安一同被入选为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全球最具影响的100人”。2015年4月17日,关注全球问题的“斯科尔社会企业家奖”颁奖典礼在英国牛津举行,来自中国的马军成为四位获奖者之一,他也成为该奖历史上第一个中国人。20184月,获得2017年荷兰克劳斯亲王最高荣誉奖。

 

作为一名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新闻系毕业生,马军的职业生涯从记者做起。1993 年,他进入《南华早报》担任研究员和网站首席代表,直到2001 年离开。马军将这段日子称之为“志愿的环保研究工作”。 这种身份“更适合我”。马军回忆说。这段日子使得马军有机会看遍长江、黄河、淮河等各大水域。上世纪90 年代,河流的干涸问题已经是一个热点,黄河断流达到高潮,自1972 年史无前例的断流开始,年最长断流的时间从70 年代的21 天,到80 年代的36 天,到90 年代达226 天, 1997 年一年黄河无滴水入海的时间长达330天。黄河是否该变成季节河、内陆河的讨论沸沸扬扬,令马军感慨的是当时竟有知名专家赞成把黄河变成内陆河,以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


此外,淮河污染事件频发,几十公里的污染带,鱼虾死亡,水草不生。天津在水危机的打击中,最严重时,水库里的水仅够喝半个月,且含盐量高达每升800毫克。当时政府拟订了紧急方案,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工业分批停产,疏散城市人口。边看边想边研究,在震惊中,马军写就了《中国水危机》。


1999 年,马军的《中国水危机》出版,2004 年翻译成英文出版。该书对黄河、长江、西北、东北、华北、东南、西南七大水域问题加以深入分析探讨,引起了国外学术界的关注。马军也应邀在美国环保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耶鲁大学等地演讲。《时代周刊》评述道:“对于中国而言,马军的《中国水危机》的意义也许如同蕾切尔·卡逊的《寂静的春天》对于美国的意义。”2006 年11月,在英国环保署评选的有史以来对保护地球作出最大贡献的100 人名单里,《寂静的春天》的作者蕾切尔·卡逊排名榜首。这本写于1962 年的书因为预言了农药危害人类环境而在当时遭遇猛烈抨击,但一年之后,这一预言就得到证实,美国第一个民间环境组织也在之后诞生,美国环境保护局也在此背景下成立。


马军并不习惯将《中国水危机》与《寂静的春天》相提并论,他说:“卡逊是真正的先行者,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但他也承认:“两本书的相似性在于,都提到了当时还没有被大部分人关注的环境问题,一是农药的危害,一是水危机。”


“曝光”中国水污染


马军性格温和,非常好打交道,但就是这个“好打交道”的人在今年夏天让许多人都惊慌失措。


2006 年6 月,马军组建NGO 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9 月,中心推出中国首个水污染公益数据库—“中国水污染地图”。“地图”事实上是一个汇总,即将来自环保部门、水利部门、海洋部门、国土资源部门和渔业部门统计的少为人知的信息汇集在一起并对外公布。地图中的数据来源大多来自政府,比如中国环境统计公报、各地区环境状况公报和环境质量公报等官方渠道和权威调查数据。



点击“水污染地图”可以检索到全国31 个省级行政区和超过300 家地市级行政区的水质信息、污染排放信息和污染源信息。地图中还列出了2800 多家污染企业,其中包括若干跨国公司。



“数据库推出时间不长,压力还没有到一定程度,一些被曝光的国外企业找上门了,提出共同解决问题,但更多的是搪塞。”马军表示不理解。10 月中旬,《南方周末》独家拿到他的这份调查名单,10 月22 日《南方周末》发表《跨国公司在华污染调查:环保黑名单查出33 家企业》一文,引起轩然大波。



令马军纳闷的是,这些都是政府的公开信息,这些被曝光的企业理应知道并有所回应。上海松下电池公司、美标陶瓷公司和上海花王等公司在接受采访时的解释大多使用了“疏忽”、“巧合”和“意外”等字眼,更有企业明确表示“没听说过”。而在马军的印象中,其中一家公司曾连续两年出现在当地环保局公布的“黑名单”里,其中许多企业还以环保著称。以松下为例,2006 年3 月该公司曾与其他66 家会员公司签署了《企业社会责任北京宣言》,承诺将在环保等12 个方面严格自律,并由此广受舆论好评。“他们理应言而有信。”马军说。“ 有些环节出了差错。”他说。也有一些来自民间的数据,比如公众反馈和污染举证,这些信息在地图上都和政府信息严格地区别开。“不能保证所有的政府信息都正确,我们也愿意帮助澄清错误,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不达标企业站出来说被冤枉了。”《中国水危机》和曝光中国水污染为马军赢得声名之时,也将他推向了争议的漩涡。在媒体赠与的环保斗士的美名之外,马军还背负着一个“制造反坝谣言的专家”的头衔。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就曾以水博为笔名撰文公开质疑马军的“水资源专家”身份。关注环保十多年,马军许多的观念也悄悄发生了改变,但在水电开发问题上他的观点始终如一。“我不反对建坝,但不是任何一个峡谷都是天然的坝址。“我希望公众能够参与讨论,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帮助寻找开发和保护之间的平衡。而公众参与的前提就是信息公开。”对于争论中的是是非非,马军已不愿多说,“我欢迎争论,但人身攻击没有任何意义。”


关注更多最具影响力生态人物,请点击:

替换.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