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研究 >  正文

航空业脱碳进行时,可持续航空燃料大规模商用难在哪儿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4-06-12 11:15:43

字号

“SAF(可持续航空燃料的简称)将为航空公司2050年净零碳排放贡献约65%的减排,因此,2024年SAF产量将比2023年增加三倍的预测令人鼓舞。”


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下称“国际航协”)年会(AGM)上,国际航协理事长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对2024年的SAF产量进行了预测,并详述了目前航空业在碳减排方面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在各国设定的碳达峰和碳减排目标中,作为高耗能的航空业的碳减排是重中之重,而使用SAF替代目前的航空燃油,是航空脱碳的关键。


虽然SAF的产量在近年来有显著增长,但其生产成本仍高于传统的航空煤油,这将对使用SAF的航空公司和消费者产生直接的经济影响。


在本届国际航协年会上,如何降低SAF的生产成本并提高其产量,是参会的各国航空公司讨论的重点。



SAF替代航空煤油是大势所趋


“航空业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这是一个全球的行业共识,但各国具体国情不同,减排的节奏也会存在差异,尤其是航空业减排最重要的抓手可持续航空燃料(SAF)这一问题上,在SAF使用量,实施时间,认证标准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分歧。”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国际航协地区副总裁(北亚区)解兴权博士表示。


SAF是指满足可持续性标准,来源于生物质、餐饮废油等含合成烃原料加工后,达到民用航空喷气燃料标准的燃料。相较于传统化石燃料,SAF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量最高可减少85%。


据记者了解,目前各国对航空业碳减排的要求确实差异巨大,比如欧洲就相对更加严格。


欧盟委员会于2021年7月发布了一揽子“绿色” 新政草案,部分新政于2022年6月正式通过生效,其中就包括为提高SAF在欧洲境内的产量及用量,对航司在欧洲机场使用SAF作出的硬性规定:自2022年起,所有从欧洲经济区内机场起飞的航班均须混合加注一定比例的SAF,目前规定的混加比例为1%,到2025年将提升至2%,2030年至5%,2050年至63%以上,且其中至少28%是合成燃料。


而在中国民航“十四五”绿色发展规划中也明确,国内“力争2025年当年可持续航空燃料消费量达到2万吨以上、2025年可持续航空燃料累计消费量达到5万吨(约占国内航空煤油年消费量的千分之二)”,因此,SAF在国内的商用及推广也是大势所趋。


近年来,国航、东航、南航、海航等多家国内航司都相继完成了可持续航空燃料的验证飞行,国产飞机制造商中国商飞公司的一架ARJ21支线飞机和C919大型客机,也于几天前完成了首次加注SAF的演示飞行。演示飞行所使用的SAF采用中国石化自主研发生物航煤生产技术,原料来自俗称“地沟油”的餐余废油。


“我们的生产能力是有的,现在要做的是通过出台政策做好相关认证,才能形成一个可持续的市场,”解兴权对记者指出,“目前航空公司使用SAF的最大挑战,是其价格依然比传统航空煤油高三到五倍,各国政府必须出台相应的刺激性政策,确保形成使用SAF的良性有效的市场,只有实现更大规模量产,才能把成本降下来。”


在国际航协的最新盈利预测报告中也提到,航空公司在2024年使用SAF的总成本为37.5亿美元,比购买相同数量的喷气燃料的成本增加了24亿美元。


而如果要达到行业未来的减排目标以及SAF的使用目标,在SAF采购成本不变的情况下,航空公司的减排成本预计将逐年增加,业界也担心这部分变动成本的增加会传导给购买机票的消费者。



可持续航空燃料价格如何降


进一步扩大规模提高SAF的产量,是降低SAF采购成本的重要途径。根据国际航协的最新预测,2024年全球的SAF产量将增加三倍,达到19亿升(150万吨),但仍只占2024年航空燃料需求的0.53%。


“2030年前,约有140个生产SAF的可再生燃料项目将投入生产,如果所有项目都可按公布的计划投产,2030年可再生燃料的总产量将达到5100万吨,产能几乎遍布全球所有地区,”威利·沃尔什透露,“虽然人们对SAF的兴趣日益浓厚,潜力巨大,但目前看到的具体计划还远远不够,导致使用SAF的成本依旧居高不下。”


解兴权认为,要实现SAF的产量进一步扩大,需要实现原料的多元化。预计未来五年内生产的SAF中,约80%可能来自HEFA(氢化脂肪酸),包括废弃食用油、动物脂肪等。加速使用其他经认证的方法和原料(包括农业和林业残留物以及城市垃圾),将大大扩大SAF的生产潜力。


而在本届国际航协年会上,参加会议的国内外航司均认为,各国政府应该在航空业务碳减排和使用SAF上给予具体的政策支持。


国际航协就指出,当前的可再生燃料设施旨在最大限度地提高柴油产量,而随着公路运输向电气化过渡,政府应制定政策,将生产转向航空运输对SAF的长期需求,仅需对现有的独立可再生燃料设施进行最低限度的改造,就可以促进可再生柴油向SAF的转换。


解兴权也多次呼吁政府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在SAF的规模化生产上给予政策支持和引导。“比如美国就制定了相关政策,投资30亿美元用于新技术研发,以扩大SAF的规模化生产SAF,此外,稳定的长期税收抵免也可以进一步提高现有和新设施的SAF产能。”


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也对记者指出,民航业能否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关键在于产业能不能提供量大价优的可持续燃油。目前SAF的进展缓慢,一方面是由于产能有限,另一方面也是价格过高。要像国家支持风能太阳能一样,通过产业政策扶持,大幅降低风能太阳能发电成本,现在成本已经比火电还低,从而大幅推广绿电减少碳排放。


而作为全球努力提高SAF产量的一环,国际航协还在本届年会期间宣布将创建SAF登记名录,通过权威核算并报告SAF的减排量,加快可持续航空燃料的使用。登记名录预计将于2025年第一季度发布。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