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要闻 >  正文

下一代光伏电池技术之争风云渐起 先进产能永不过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23-11-03 20:37:20

字号

在“双碳”目标的驱动下,我国光伏产业经历多年高速发展之后,“驶入”深水区。


2023年,在需求高企、产能扩张以及技术迭代的背景下,我国光伏产业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光伏新增装机128.94GW,同比增长145%;光伏发电累计装机5.21亿千瓦,成为我国第二大装机电源。


然而,产业链上下游价格非理性下跌,产能结构性过剩警报时常拉响,下一代光伏电池技术之争风云渐起,这些成为当前业内在讨论光伏产业健康发展时绕不开的话题。


11月3日,宜宾市召开光伏产业高质量发展大会,来自政府、企业、协会、高校等400多位嘉宾,共话当前光伏产业新形势、新发展。


辩证看待产能过剩


当近期国内光伏P型组件最低报价跌破1元/W时,业内对于提防恶意“价格战”的呼声愈发强烈。


今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量破历史纪录即将成为既定事实,但需求旺盛之时,供需两端再度失衡的情况迅速引发业内担忧。对此,业内人士的分析一针见血。隆基绿能中国地区部总裁刘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此前光伏组件价格下跌,更多因素是行业正常产能过剩、供需失衡,但现在已经不仅局限于供需过剩这一种因素了。”


产能等同于光伏产业的基建。全球光伏装机高增长的背后,需要匹配相应的行业产能供给。不过,当大量的资本涌入光伏产业,各大企业产能扩张高烧不退,产能阶段性过剩的现象便随之而来。一位光伏企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旦供需不平衡的情况出现,这对于产业链各环节的参与者而言都将是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当价格体系失衡后,非理性竞争的情绪将会扰乱产业发展。”


客观而言,产能是企业竞争市占率的必要武器。快速扩产的确可以帮助企业在短时间内建立成本优势。因而,在自由竞争的条件下,市场出现周期性波动,制造业产能阶段性过剩便难以避免。这一情况对于已经发展近二十年的中国光伏产业而言,并非新事。


“我并不认同国内光伏产业又遭遇‘寒冬’的说法。”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译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光伏需求的天花板远没有看到,“光伏市场出现波动性很正常,这种波动也有利于行业落后产能的加速出清。”


辩证看待当前光伏产业的产能过剩,意味着需要分清光伏产业哪些环节、哪些产品、哪些技术过剩。


可以肯定的是,光伏产业的升级需新技术、新产能的替换。


“优胜劣汰是促进产业发展的有效方式,落后低效的产能将加速淘汰,先进的技术产品将会获得更强的市场号召力。”一位光伏电池企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同样给大力发展光伏产业的地方政府以启示——先进的产能永不过剩。


“宜宾光伏产业项目主要都是在迭代期和窗口期出现的新产品,它们有足够的竞争力和生产力。”宜宾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华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千亿集群的溢出效应


10月中旬,位于宜宾高新区的四川东磁新能源科技公司(下称“四川东磁”)迎来全面试生产的关键阶段。车间里,一排排生产设备高速运转,一个个智能运输机器人来回穿梭,一片片光伏电池片相继下线。据悉,四川东磁新能源科技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横店东磁(002056.SZ)的全资子公司。


2022年11月,横店东磁与宜宾市叙州区人民政府、宜宾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年产20GW新型高效电池项目投资协议书》,就公司在四川省宜宾市叙州区设立子公司并分步投资建设年产20GW新型高效电池项目达成合作意向。同年12月,项目公司注册成立。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上述年产20GW高效电池项目,是横店东磁新增的TOPCon和下一代高效电池产能项目,紧贴业内先进技术的趋势。


金刚刚是四川东磁的总经理,一位有着十多年从业经历的光伏老兵。


“宜宾正在打造国家级光伏产业高新区,聚集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生态圈,这一点是吸引我们来宜宾投资落地的主要原因之一。”在金刚刚看来,以水电为代表的绿色能源优势固然是宜宾吸引光伏产业链制造端项目投资的原因,但该市对产业的合理规划亦是重要的吸引力。“一个普通的工业园区和一个国家级的产业聚集区,其带来的生产降本、运输降本的优势就不一样了。”


金刚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作为目前横店东磁最大的N型高效电池生产基地,四川东磁项目在一期投产TOPCon电池的基础上,还保留了未来先进电池技术的选择方向,“无论是TOPCon、HJT还是BC,我们都保持技术储备。我们会根据研发的一个进展,最终来确定最具性价比的一个供应方案。”


实际上,从目前的产业布局上看,宜宾千亿先进产能集群之势已经成型:目前,该市已经签约了硅料项目10万吨、硅棒项目90GW、切片项目80GW、太阳能电池项目120GW、组件项目5GW,光伏玻璃、光伏银浆、特种切割线、石英坩埚、碳碳热场等重要辅材相继落地投产。


具体而言,包括横店东磁在内,已经落户宜宾的和光同程、英发德耀等光伏电池企业均在该市投产新一代高效N型技术产品;在硅片环节,四川高景、高测股份的硅片项目也瞄准大尺寸的行业发展方向。


“现在我们谈论的产能过剩,准确地说应该是阶段性和结构性的过剩,优势产能、先进产能它其实一直是不过剩的。”高测股份总经理张秀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种优势是先进产能的后发优势,以宜宾为例,当地招引的都是新技术、新项目,没有历史包袱。”


张秀涛还强调,这种全产业链布局正在产生溢出效应,并形成良性循环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今年4月高测股份宣布在宜宾高新区投建50GW光伏大硅片切片项目后,安徽英发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英发睿能)紧随其后,于5月宣布在宜宾高新区投建16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及20GW直拉单晶硅棒项目,项目总投资105亿元。


而两家投资宜宾的光伏企业很快产生新的化学反应——今年6月份,双方宣布达成战略合作约定英发睿能在宜宾投建20GW拉晶产能所生产的单晶硅棒,全部委托宜宾高测进行代工切片。


可以肯定的是,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光伏产业,必然会面临过剩、洗牌阶段。但过剩并不可怕。


“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是一个充满技术创新的领域。”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秘书长曾少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一定要建立在技术进步的基础上。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