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公司 >  正文

900亿光伏IPO众生相:过江之鲫,冷暖自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23-10-08 11:22:57

字号

早已通过港交所聆讯的光伏逆变器厂商古瑞瓦特,近日却传出被并购的消息。


据报道,黑石集团试图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古瑞瓦特实控人约52%股份,并为此寻求杠杆融资。此前,另一家媒体曾曝出黑石集团计划以10亿美元估值收购古瑞瓦特的消息。对此,古瑞瓦特此前曾对媒体予以否认。


不得不提及的是,已于今年5月份通过聆讯的古瑞瓦特至今迟迟未能挂牌,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公司或面临估值的烦恼。


事实上,古瑞瓦特当前所遭遇的状况恰恰是不少光伏公司如今在寻求IPO过程中的尴尬。


图片

今年以来光伏IPO进度情况表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统计发现,今年已经公开的36家光伏公司IPO预计寻求超过955亿元的募资(部分公司尚未公布募资金额,实际规模或超千亿)规模。其中,9家公司IPO申请已经过会,2家公司IPO已经注册生效。


然而,早已过会但仍未挂牌的光伏公司并不少,美科股份、盛普股份、彩虹新能、艾罗能源、首航新能、古瑞瓦特、润阳股份等公司过会时间已有四个月之余。


多家光伏逆变器公司上市节奏迟缓


在新能源设备领域中,光伏逆变器曾是小而美的赛道。


可随着全球光伏装机规模量大幅增加,作为光伏电站核心部件之一的逆变器市场规模快速扩大。叠加储能产业的爆发,逆变器概念一度火得不行。


截至目前,A股光伏板块的逆变器公司数量已经多达11家——阳光电源(300274.SZ)、锦浪科技(300763.SZ)、德业股份(605117.SH)、固德威(688390.SH)、易事特(300376.SZ)、禾望电气(603063.SH)、禾迈股份(688032.SH)、昱能科技(688348.SH)、上能电气(300827.SZ)、科士达(002518.SZ)、通润装备(002150.SZ)。市值最高的公司是阳光电源,为1329亿元;德业股份、锦浪科技市值居二、三位,分别为333亿元、315亿元。


若以行业机构Wood Mackenzie出具的2022年全球逆变器出货量排名为参考,前十大厂商中国内公司占据八席,分别是华为、阳光电源、锦浪科技、古瑞瓦特、固德威、上能电气、爱士惟、首航新能。


这其中,已上市逆变器企业共计4家,另有2家企业古瑞瓦特、首航新能均已通过交易所聆讯或过会,爱士惟则于今年7月份获上交所科创板问询。这也预示着,未来国内头部逆变器厂商齐上市的盛况并不遥远。据记者统计,目前已上市以及进入IPO阶段的光伏逆变器公司累计达17家。


记者注意到,由于目前IPO政策阶段性收紧,资本市场对于光伏公司的估值逻辑正在重新演绎,部分逆变器厂商即便过会了,也无法“松弦”。


例如,今年3月份已经过会的首航新能,迄今为止还未提交注册;5月份已经拿到注册批文的艾罗能源,如今又尚未挂牌科创板;同样在5月份通过聆讯的古瑞瓦特,近期却传出被收购传闻。


在上述三家逆变器厂商的IPO动态中,古瑞瓦特最受关注。一方面,该公司在2022年全球逆变器出货排名中跻身第四位,紧随华为、阳光电源、锦浪科技,算得上是光伏逆变器小巨头企业;另一方面,其与国际私募巨头屡屡传出的“收购绯闻”,更让其是否最终选择首发上市这条路充满悬念。不过,无论是出货规模作为衬底,还是私募巨头杠杆收购,“古瑞瓦特到底值多少钱”这一问题才为外界所感兴趣。


在2022年6月,即古瑞瓦特向港交所申请IPO前夕,IDG资本曾向该公司投资9亿元(人民币,下同),获得6.52%的股份。因而,古瑞瓦特的投后估值为138亿元。


古瑞瓦特去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0.93亿元、16.40亿元,高于德业股份和锦浪科技。因此,参照这两家公司目前的市值,古瑞瓦特的估值至少应当超过300亿元。


令人惋惜的是,过去的一年里,资本市场对于光伏公司的估值已经大幅腰斩。2022年8月,德业股份和锦浪科技的市值曾双双飙升至千亿元以上,这距离古瑞瓦特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不过两个月时间。彼时,同行竞争对手在A股市场备受资本热捧势必给予了古瑞瓦特足够的信心。


可风云突变,德业股份和锦浪科技的市值目前已经降低至300亿元水平,于是古瑞瓦特的参考估值必然受到影响。


IPO审核从严光伏资本盛筵难再


9月25日,深交所发布了三份纪律处分通知,其中两份事关华耀光电IPO。


今年6月30日,华耀光电向深交所撤回其在创业板的IPO申请。至此,光伏老将、亿晶光电前创始人荀建华再造IPO“梦碎”。


深交所的这份处罚决定,让外界得以知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交易所查明,在发行上市申请过程中,华耀光电及相关当事人存在“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实际控制人作为一方当事人的重大诉讼”“未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披露对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具有重要影响的事项”“出现重大负面舆情后未及时主动向深交所报告”等三项违规行为。深交所认为,华耀光电及荀建华、荀耀、姚晶具有《深圳证券交易所自律监管措施和纪律处分实施办法》第十三条规定的从重、加重处分情形。因此,决定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


针对华耀光电IPO事项的处分,是近两年来光伏IPO大热浪潮里鲜有的“冷水”。


在注册制落地后,IPO审核权力下放,新股发行的节奏随之加快,因此光伏行业的IPO犹如过江之鲫。


成立仅四年的华耀光电,其IPO便赶上了全面注册制的风口。但自华耀光电申请IPO之时,外界质疑声不断。这与华耀光电三名实际控制人兼董事及高管荀建华、荀耀、姚晶不无关系。


一位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一般IPO公司主动撤回申请,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公司基本面出现根本性变化,包括业绩波动等致使其不满足上市要求;第二,申报材料出现问题,从而主动撤回申请。”


不过,主动撤回申请也不能意味着交易所不予以追究。与此同时,即便首发过会,企业也并不意味着就能够立刻上市。


以今年登陆科创板的光伏组件龙头企业阿特斯(688472.SH)为例,该公司于2021年12月获首发过会,2022年1月份向证监会提交注册,但直到今年3月份才获得注册批文。析其原因,在2021年年报披露窗口期,阿特斯业绩出现较为明显的下滑。


对于业绩稳健增长的可持续性关注,是光伏公司IPO过会后依然被交易所关注的焦点。


首航新能今年5月份回复深交所问询的一个问题则为——“提供2023年一季度预计情况及增长变化,最新在手订单金额、结构、区域及其变化,说明短期内是否存在影响业绩增长的重大不利因素及其持续性。”


9月,三晶股份首发过会。上交所现场问询的主要问题中有两个关于该公司业绩:“请发行人代表结合所处行业和市场竞争格局、市场地位、产品技术水平、经营业绩及规模等,说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因素,公司经营业绩是否稳定,是否具有行业代表性。”“请发行人代表结合境外销售市场空间、补贴政策退坡、提振本土制造政策、行业未来趋势、公司应对措施等,说明公司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是否对持续经营构成重大影响。”


实际上,自今年8月宣布阶段性收紧IPO和再融资消息后,目前整个IPO市场环境的确发生了显著变化。根据东方财富网统计,在消息宣布后一个月内(截至9月27日),9月份IPO募资额仅为148.59亿元,同比下降75.6%;今年下半年以来,IPO受理数量下滑,沪深交易所仅合计受理了5家IPO,而去年同期为36家。


IPO阶段性收紧、估值缩水……多重因素正在构建光伏资本市场新局面。(曹恩惠)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