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中国网 >  热点推荐 >  正文

夏威夷致命大火,祸首是它?!

来源:生态中国网 时间:2023-09-06 19:54:00

字号

经过4年多的调查,国际组织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4日发布报告称,自1970年以来,外来物种入侵导致全球经济损失每10年翻两番。目前,3500多种外来物种导致的损失每年超4230亿美元。


路透社4日援引报告数据称,外来物种入侵在60%的动植物灭绝中起着主要作用,也是16%的动植物灭绝的“唯一驱动因素”。研究发现,85%的入侵物种对本地物种的影响是负面的。


报告还显示,气温升高预计将进一步推动入侵物种扩张。例如,上个月夏威夷发生的致命野火是由易燃的“入侵草”引起的,这些从非洲引进的草可用于牲畜牧场。此外,入侵的蚊子物种也可以传播登革热、疟疾、寨卡病毒等疾病。


研究人员认为,外来物种的威胁被低估了,全球只有1/6的国家制定了有关外来物种的法律或法规。报告称,制定预防措施是“最好、成本最低的选择”,能够帮助阻止外来物种入侵。


中国有多少种外来入侵物种?


近年来,随着国际贸易快速发展和人员往来日益频繁,境外物种传入途径不断增多,传入风险持续加大。仅今年上半年,全国海关从进境寄递、携带物品中累计截获禁止进境活体动植物1405种,其中包括巨人蜈蚣、野蛮收获蚁、斑纹蝾螈等我国尚无自然分布的动植物599种,并打掉多个非法引进“异宠”的犯罪团伙。


这个快件名为“乐高玩具”在开箱查验后,实际货物是一批EP(环氧树脂)管。


41cdc08fbc4778ffe6c2821c49b780e6.jpg


每只管内有湿润的棉花,留着透气口,分别装着1只活体蚂蚁。


经过鉴定,该批蚂蚁为欧洲南部野蛮收获蚁,这种蚂蚁原产于欧洲,性情凶猛。


南京海关在一辆即将靠泊的船舶上,现场查获17只活体棕色寡妇蛛和大量新鲜卵囊。


这种蜘蛛属于大名鼎鼎的黑寡妇蜘蛛的一种,毒性强烈,一旦被咬,严重者可导致死亡。


令人后怕的是,在蛛样送检当天,这些蜘蛛卵囊就孵化出数百只小蜘蛛。


如果没有截获,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b4c1de40fb2ec5de006f9946c7a344ab.png


山东青岛海关,在一个衣服的包裹里,发现中间夹有66个试管。


每支试管中有百余只黑腹果蝇活体,如果算上蛹、虫卵和幼虫,总数超过了7000只。


04f0f9b88a6130dae0cd156c83b83334.jpg


这种果蝇从被发现之日起就被列为人类的公敌,一旦入侵破坏性极强。


然而,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


但更诡异的,这些入境包裹,很多都是假地址和假联系方式。


这实在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不寒而栗。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万方浩表示,外来入侵物种的传入主要有无意传入、有意传入和自然传入三种传入方式。


其中,不少入侵物种是由进出口贸易货物或入境旅客无意间引入的。如,松材线虫是随进口设备的木制包装箱入境;红火蚁则主要借助货物、运输工具调运等途径,实现长距离入侵。


而有意引进则是指为了观赏、饲料、药物和改善环境植物等目的人为引进的物种。互花米草是一种全球性的外来入侵物种,在我国不少沿海地方都不同程度存在。在20世纪部分地方出于改善环境、防浪护堤等考虑,引种互花米草。其凭借耐盐、耐淹,适应性和繁殖能力强的特性,在我国滨海湿地迅速蔓延,挤占红树林、芦苇和海三菱藨草的生存空间,形成“绿色荒漠”。而依赖滨海湿地生存栖息的候鸟、底栖生物等,也因无处落脚、无食可觅面临生存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对异宠的观赏猎奇心理,也是有意引进入侵物种的一大动因。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原所长庄平告诉记者,鳄雀鳝早期作为观赏鱼被引进,因为体形奇特,看上去又很凶猛,能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所以有不少人喜欢养。但它在天然淡水水域处于食物链顶端,会给原本稳定的水体生态系统带来灭顶之灾。如今鳄雀鳝之所以频频出现在淡水水域,可能是其逃逸或人们盲目放生造成的。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份报告也曾提到,近半数的异宠初次购买者几乎没有花时间研究自己购买的动物,既不了解宠物的来历,也不清楚它们需要的环境。这种情况很可能导致宠物一旦没达到饲养者心理预期,就会被弃养,而它们一旦进入自然环境,就可能衍生一系列的次生风险。


此外,还有小部分外来入侵物种是通过台风、洪水等气候要素流动,或由昆虫和鸟类等生物的传带,使植物种子或动物幼虫发生跨境迁移,造成危害。例如,紫茎泽兰、飞机草除了通过交通工具携带而从中缅、中越边境传入我国,风和水流也是其扩散的原因之一。


随着当前国际贸易发展和人员频繁交流,生物入侵在全球范围内正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可以说,只要有人类活动和国际贸易,就会有生物入侵。”万方浩说。据统计,在已经入侵我国农业和林业生态系统的669种外来入侵物种当中,半数以上来源于美洲,其次是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欧洲紧随其后,最后是非洲和大洋洲。“美洲、亚洲其他国家和欧洲是与我国贸易和人文交流最为密切的地区,它们成为我国外来入侵物种的主要来源地也就可以理解了。”


疯狂的外来物种有多可怕?


几乎所有入侵生物的危害,都有一个“滞后期”,当我们发现它们泛滥成灾时,已经拿它们束手无策。


生活在南美洲的吸盘鱼,学名甲鲶,有人看上了它抽象的外表,引进国内当观赏鱼。


不知道哪位营销鬼才,找到了它的最大卖点——清洁功能,还赐予它新的本地化名字,清道夫鱼。


一时之间,变成热销品。


1314e7af11c2730d3dcdc8cc38035052.png


但是当虚假宣传被识破,很多人把清道夫鱼放生到附近的池塘湖泊,河中其他鱼种也迎来了死亡威胁。


只要河中出现几条清道夫鱼,它们就会变成最强王者。


这里没有它的天敌,它却喜欢吞食其他鱼种的鱼卵,一天可以吃掉3000~5000粒鱼卵,也会吞食鱼苗,导致本地鱼类无法繁殖后代,最终走向灭亡。


当然有人会说,死掉几种本地鱼类不是什么大事,菜市场可供选择的鱼类已经够多了,随便吃。


但别忘了,食物链上的每一环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蝴蝶效应也同样发生在食物链上。


我们这么多年致力于保护物种的多样性,不是人类的沽名钓誉,而是人类的自保。


上世纪水葫芦刚来中国时,我们只看到了它的益处,能当观赏花也能当畜禽的饲料。而最近几年,它成了人人喊打的生态杀手。


31a74c9a7c565329253e1cbefec75629.png


以它在8个月内,一棵能分蘖成6万棵的超强繁殖速度,一旦失控,其他的水生植物几乎全灭,鱼虾也会因为缺氧而死。


仅浙江温州一个市,每年用于人工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就近千万元。


每到夏秋季节,医院收治的花粉过敏病人会急剧上升。


根据当地医院的统计结果表明,豚草已经变成青岛地区花粉症的主要病因之一。在青岛地区夏秋致敏花粉里,豚草花粉能排到第三位。


豚草生长在路边,其花粉极易造成呼吸道过敏。人一旦过敏,就会不停咳嗽,流鼻涕,严重时还会引起过敏性鼻炎。


c37272d08e1c0134a70d26efeeb6f353.png


豚草原来生长于北美洲,上世纪发现于杭州,现在扩散到大约15个省份。


最难受的是,这个城市一旦被豚草占领,对此花粉过敏的人就无处可逃。


不敢开窗,平时出门随时带口罩,那时候还没有新冠疫情。


而这种过敏症状无法根治,只能依靠药物稍加控制。


不少病人,因此举家搬迁。


而被全世界都提防的入侵物种,进入城市后,人在它面前,只有遭罪的份。


红火蚁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所收录的最具有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近些年才来到中国。被它叮咬后,会有性命危险。


e3e4eee494ea867a60741b3b5868e97b.png


在国外,已经有真实的死亡事例。


1998年,在美国有2起红火蚁直接叮咬而死亡的事故。


在中国台湾,一名桃园妇人遭到红火蚁叮咬后,出现呕吐,一年之内就死亡。


在中国广东,邓女士在市区花园游玩时,不小心被红火蚂咬伤,紧急送往医院救治,两个小时才脱离危险。


小小的红火蚁看起来不起眼,却致命。


在云南,紫茎泽兰是“头号杀手”,其入侵后会分泌化学物质,抑制周围其他植物的生长,家畜误食紫茎泽兰易中毒死亡,它的花粉还可致人类过敏,杀伤力极大。在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飞机草的蔓延已使穿叶蓼等本地植物和依赖于穿叶蓼生存的植食性昆虫处于灭绝的边缘。


还有一种大蜗牛,常常在雨后的马路或者公园草丛出没。


很多人觉得它慢吞吞有点可爱,殊不知,这种非洲大蜗牛坏得很,是我国首批公布的有害入侵物种。


b96c2c6afc07b7a52a5cdefe23e7603c.jpg


什么都吃,危害500多种作物,甚至连水泥都吃。


更恐怖的是,它们的体内及粘液,有着多种细菌和寄生虫, 不小心触摸都可能被传染。


这些外来物种,有的或许一开始作为景观、食物而引进,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偏离了初衷。


没有天敌,加上超强的适应力和繁殖力,一旦进入自然环境中,直接打乱本土生物链。


不但破坏生态平衡,还危害经济发展,甚至人类健康。


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重要元凶


有报告显示,澳大利亚有80%以上的国家级濒危动植物和栖息地,都受到外来物种入侵的威胁,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到2050年,澳大利亚将面临新一轮本土物种灭绝浪潮。


在“人类世”下,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着地球的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而在此次物种大灭绝中,和人类活动密切相关的外来物种入侵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也是导致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一个重要的元凶。


以蛙类等为代表的两栖动物、以蛇类为代表的爬行动物还有以鸟类哺乳动物等为例,它们统称为陆栖脊椎动物。


自公元1500年以来,全球已经超过25%的物种绝灭事件与外来物种入侵有关。


现在有41%的濒危物种,同外来物种的关系非常紧密。相比较大陆,岛屿对外来物种入侵尤其敏感。


目前,岛屿上超过85%物种都面临着下降或绝灭的风险。


032e9a589d52b99727e0f8e553a6dd3e.png


上图中,是一些全球比较知名的一些比较恶性的、外来的哺乳动物入侵物种。


30种入侵的捕食兽类,已经导致全球700多种脊椎动物濒危或灭绝。


家八哥是一个鸟类入侵种,这个物种它原产于爪哇岛和印度等东南亚地区,但是目前也在全球扩张。


这个物种的性情比较凶猛,特别喜欢去破坏其他的鸟蛋和巢穴。


有一些资料显示,它导致了很多入侵地的一些特有的鸟类,比如拉岛辉椋鸟、毛里求斯长尾鹦鹉、马克岛翡翠等很多漂亮和珍稀的一些鸟类濒临了灭绝。


缅甸蟒蛇原产于东南亚地区,但是随着宠物贸易到达北美之后,大约不到20年,就入侵了很多北美的自然保护区。


而且它的出现导致了当地很多小型哺乳动物,比如浣熊、负鼠、山猫种群快速下降,有一些物种,比如野兔,几乎在野外已经绝灭了。


牛蛙原产地是在北美的中东部。


它是一个杂食性的机会主义捕食者,而且牛蛙给两栖动物带来很多危害。


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以来,最大的一个危害表现在它对两栖动物壶菌病的全球传播上。


因为两栖动物是目前全球下降速度最快、受胁物种最多的类群,下降速度之快,受胁物种之多居于各陆栖脊椎动物类群之首。


但是很长时间以来,科学家找不到两栖动物,也就是蛙类全球快速下降的原因。


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在澳大利亚中南美洲等一些病蛙和死蛙的皮肤表面提取出一种真菌,后来经科学家鉴定是一种壶菌。


壶菌所导致的壶菌病是引起此次两栖动物全球快速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牛蛙等很多两栖动物外来物种可以携带壶菌,但它却不致病,成为一个天然的宿主。


壶菌病的传播已经导致全球超过50个国家、500多种两栖动物种群快速下降,其中90种动物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达尔文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人类从不是生物链的顶端,世上万事万物,都处在同一片关系网中,各归其位,又相互制衡。


如果过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作用,盲目引种,破坏生态平衡,终会得到大自然的报复。


2022年8月1日,我国《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也正式实施,其中便明确规定:


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


未经批准,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的,都将受到严惩。


对于每一个普通人而言,对付物种入侵的危害,我们能做的其实也很多:


1、不随意买卖,收起你的好奇心,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2、不随意放生,善意用错地方,害了自己还坑了别人;


3、不随意携带,一己私利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世间一切都会轮回,一切都会回到自己身上。


学会敬畏自然,尊重生命,遵循物种的运行法则,才是对我们自己最大的保护。


重视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一起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园。


来源:生态中国网综合整理,图文侵删。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